(。・ω・。)ノ

一个关于如何让双乐见面的想法

骰子不是有复制的能力吗?

那让它复制出另一个摩乐乐,把两个摩乐乐分开,再小声(使另一个摩乐乐听不见)地在其中一个摩乐乐身边喊救命。这个摩乐乐变身成乐乐侠之后,再让双方见面。

结束。


【枯干的画笔】商人尚仁X艺术家言和

*《枯干的画笔》同人,推荐去b站看一下,墨兰花语大大做的pv,没看过不影响阅读
*这里设定言和为男性,所以大概算是性转
*应该是有BL倾向

    曾有一个极具天赋的画家,他叫言和。他曾红极一时,他曾过着奢靡的生活。声誉,金钱,他想要,就会有人双手奉上。只要他画幅画作为交换。绚烂、淋漓、精美、奢华、高贵,人们这么评价他的作品。

    然后,他厌倦了,他的灵感开始枯竭,他想回去,回到他自己最初的样子。

    他回来了。他不再卖“他的画”。

    “是的。我不会停止作画。但,我也不再为他人作画。”他曾这么发过誓。尚仁是他的见证者,最近一直不见言和出新作,他来看看,看看就走。

    之后,自然而然地,他的笔干了,他的刀锈了,他没有钱去增添新的作画工具了。他有了死志,他用血就着柠檬黄在最后一块画布上渲染涂抹。画毕,他也没了力气,只能静静地注视眼前闪过的一幕幕过往。无助又解脱。

    尚仁在这时破门而入,感叹着映入眼帘的一幅幅宝藏,随后,便注意了宝藏中央那个与周围浑然一体的人。

    尚仁救了他。

    没错他还不死心,他想着,若是把工匠哄开心了,送他一两幅画,卖掉,就挣回来了。他若生气了,不再送了,也没关系,毕竟那稀世疯狗的画只要一幅就能带给他巨额的利润,多得到一幅总是比就这样让他死了好。可他不知怎么,似乎忘了言和曾发誓不再为他人作画。

    尚仁救活了言和,资助他,关心他,为了更大的利润,为了画,为了钱。

    尚仁在言和眼中的形象也开始改变,从普普通通变得有特点,与众不同。

    后来尚仁确实得到了一幅言和送的画,

    “如果我把这幅画给你,你会卖掉它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我还以为你不再为他人作画了。”

    “你不算他人。那么,你会卖掉它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算了。给你。”言和把画往他怀里轻轻一推。
   
    最终他没有卖掉它。

    后来,尚仁破产了。但他仍把自己所拥有的资产的较大数额提供给言和,仿佛一种习惯。

    现在穷困潦倒的变成了曾经的富商,尚仁。

    这些事言和是知道的。包括尚仁即将崩溃的心情。他决定帮助他的朋友,他决定卖一幅画。可是画什么好呢,近几年在曾经的他的影响下,奢靡华丽之画风盛行,若按原先的路子不仅他自己不适应,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也只能靠曾经的名气换取更多的钱,这不是他希望的。

    ……干脆绘制出一种强烈的有广大共鸣的寄托着无限希望的情感吧!为什么产生这种想法,因为他想到了他作画的目的——尚仁,为了尚仁。

    创作十分成功,他开始联系尚仁,让他把这幅画买出去。

    “……这回又是什么理由?”

    “我也想帮你一次,毕竟之前你救了我一命。这次也不算是为了他人。”

    不久对于言和来说发生了两件大事,其中一个是他的画卖出去了。向很久之前他们曾保持交易时一样,尚仁给了他一些报酬,虽然这回的钱比那时的平均水准要少一些,但本来言和就不打算要他自己的那份钱。

    另一件事是尚仁死了。据警察说是自杀。有个律师过来找他,说是尚仁生前立遗嘱把他的遗产给了言和。那是两幅画,被保存地很好,都装了裱,都是出自大画家言和之手,一幅久一点的《你》和一幅新一点的《因你》。

听新闻说吉林普降中到大雪,身在长春的我表示呵呵。

记一次“扫黄打非”

*主要是记一个脑洞

*有异色好茶

*老王无口癖




一家宾馆内,某包房。

王黯双手抵床,撑起上半身,看着自己两臂之间的奥利弗那迷离又撩人的脸。

没错,就是床咚。

 

“警察,扫黄打非!把手都举起来!”王耀破开门,举着枪大声说。

“……唉?”

床上的那个……是王黯?王耀看着床上的两个人转头看向自己,随即猛然发现其中那个压在另一个人身上的,不正是自己的大哥——王黯吗?!

“请问我愿意和别人增进感情关你什么事。”被自家大哥压的粉毛说话了,王耀一时有点懵。

“那是我弟,说话注意点。”王黯把目光转回,冷着脸警告奥利弗。

 

“王警官,里面什么情况呀?”

“呃……”王耀有些犹豫。

“放心小耀,他不是妓。”我也不是。王黯温柔地说。

 

“抱歉。打扰你们了。”王耀鞠了一躬,掩饰自己的脸红。“里面一切正常,我们找错了,换下一家,快。”

“小耀,等等。你晚上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……红烧排骨怎么样?”

“嗯……我想吃点清淡的。”

“清蒸鲈鱼?”

“啊呀,我说过想吃清淡的了。算了,我还有工作呢,不聊了,晚上见。”

“晚上见。”


只发图,不说话
我只是想单纯地了解一下法/国。
好像没什么不对?

一句话脑洞

注: 朝耀,但主要是梗。
      脑洞一句话但解释和补充大概是n倍。




        历史课讲到鸦片战争或中英关系时,有国家意识的两个人同时/一前一后请假去厕所,之后......



以下为补充和扩展
⑴国家上历史课的确是大bug。但可以理解为转世但仍保存记忆之类的?
⑵两人是同在一个班好呢,还是分别在两个班好呢?
⑶或者是两人身为国家,前来视察学校时,路过某个班听到了上课内容。
那么大概有两种情况:
①亚瑟听得懂,两人同时尴尬。
②亚瑟听不懂,老王一人迷之表情,气氛诡异。
⑷套在其他CP上是不是也合适呢?


以上是在学校上厕所时整个厕所,除了我,空无一人,所产生的脑洞。
厕所是个有故事的地方,嗯。